校订网-学生订购校服平台_校服订购平台_校服定做厂家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深度好文 > 正文

深度好文

在线教育的终局:长期主义的胜利

读者投稿2021-01-01深度好文116
图源:图虫创意*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 艾里芬特2020年整个在线教育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在看到了头部企业高歌猛进大笔投资入账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许多企
获取精英校长管理手册+早晨一校一商城校园商品订购解决方案,添加 微信:akka878  备注:早晨校园

图虫创意-915371390421696602.jpg

图源:图虫创意

*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 艾里芬特

2020年整个在线教育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在看到了头部企业高歌猛进大笔投资入账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许多企业甚至曾经在赛道中有过许多高光时刻的机构在这一年都倒下了。这无疑形成了一种矛盾体,在线教育的未来显得扑朔迷离,倒下的机构是否能说明是模式的失败?在线教育的终局又将会怎样?整个行业都感受到了,在线教育准备“背水一战”了。

在线教育创业的门槛越来越高,且会持续高下去

2013年在线教育元年开启,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意义重大,打开了教育行业通向资本的大门,随后在线教育迎来了第一波资本热潮,即使面对2015年资本寒冬,教育行业凭借健康的现金流及抗风险的逆周期能力,在短暂的经济下行过程中,依然能很快吸引资本的注意。教育行业在经历了16年的投融资高峰之后,截止2019年,行业融资事件数明显呈一个下降趋势。甚至2019年仅仅发生了332起融资事件,对比去年同期降幅已经迫近50%大关,达到了47%。融资事件的减少已经连续发生三年,与前一年相比,18年下降21%,17年下降10%。

屏幕快照 2020-12-30 下午6.11.14.png

资本寒冬已经喊了好几年了,我们也确实感受到了寒意,VC投资持有期通常都在5-7年,在高歌猛进的投资攻势之后,所期望能够成为行业独角兽的项目最终大部分颗粒无收。投资行业梦幻且残酷,短期内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水平、行业地位快速聚拢起一大笔钱去改变或者改造一个行业,但同时如果最后没有让lp满意的答卷,大概率这家基金的负责人是不太有第二次机会了,每个入场的人机会往往只有一次,站在台上的只有胜利者。

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了113起投融资事件,除去未披露的金额部分,共计总额176.575亿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167起数额,融资事件数量缩水了32.34%,但融资总金额却高出47.38%,2020年教育融资上半场靠头部高额融资撑起。而这样的状况其实在2019年就初见端倪,早期投资事件数量锐减。在这教育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众多的商业模式、需求、团队都被验证过了,大浪淘沙之后,连投资机构也未能幸免,留在牌桌上的企业硕果仅存。百倍回报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投资机构更愿意去投资中后期的企业,偏爱巨头“独角兽”,期望能够有几倍的回报。所谓“靠谱”的项目越来越少,整个资本市场开始从早期项目向着中后期的项目迁移,从“赌赔率”转变为“赌胜算”。

因此,在线教育的创业门槛被无形之中拉高,各个赛道的格局相对稳定,初创企业面对的市场环境也成为了红海。同时融资也成为了早期项目的一大障碍,关注早期项目的基金越来越少,同时为了保证胜算,对早期项目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过去一个ppt就能拿到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短期的行业阵痛,可能是长期的行业拐点

学霸君遭遇困境受到了全行业的关注,作为一个在线教育兴起的企业,它曾经有着“问鼎头部”的愿心,而在转型的过程中屡屡受挫,最终错失了赛道的发展窗口期,回顾它发展的整个历程确实令人唏嘘。行业中开始弥漫着悲观情绪,是否工具类产品企业难以转型?1对1模式是不是难以跑通?

行业进入阵痛期是难以避免的,事物发展的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前进性体现在:每一次否定都是质变,都把事物推到新阶段;每一周期都是开放的,不存在不被否定的终点。曲折性体现在回复性上,其中有暂时的停顿或倒退,但是经过曲折终将为事物的发展开辟道路。

同样的状况在互联网赛道也得到了验证,共享单车的高度竞争下,整个赛道企业纷纷退场。就当人们认为战况已经结束,共享经济是伪命题的时候,哈罗单车和青桔单车很快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并且以非常健康且快速的状态进行着发展。

因此我们并不能武断的认为,一家企业的发展状态能够否定一个赛道的未来,我们依然坚定的看好在线教育的发展,并且认为当下的工具类产品和1对1的模式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学科1对1在线的模式已经相对成熟,已经呈现出向头部聚集的趋势,这也让头部企业更容易实现盈利。据行业分析报道显示,掌门1对1付费学员人数上涨约300%,已累积注册用户6000万,单月课耗超过5亿,占该赛道近80%市场份额。这一数据也给了学科1对1在线辅导赛道一针强心剂。在这种格局之下,我们能够遇见在线教育的下半场的竞争。

K12是一个长远生意,且教培模型更为复杂,企业最重要的是把控课程体验和学习效果,用续费、扩科和转化来延长用户的生命周期,延伸“第一次获客”的价值。同时其培训目标与中高考挂钩,不同省份、地区的考卷不同,大纲的重难点有偏差,难以标准化,比拼的是更完善的教研体系和教育质量。

在线1对1是平台驱动,只有头部企业最完善的平台架构、平台内容,才能让用户选择。所以,当头部企业占据了最好的资源渐渐发展起来,之后的企业就很难再有发展的空间,这便是1对1模式之中最大的门槛。对比其他的细分赛道,同样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与此同时,目前赛道上的等头部选手,已经开始结合自身特色,努力精细运营链条,通过拓展多元化课程产品、提升服务质量增加溢价空间等等手段,力求在稳步增长的同时,实现健康发展。

逃离“裹挟”,坚持长期主义

从2018年开始,教育行业里出现了一个新名词【营销大战】,曾创下了两个月中日均营销支出已超过6千万元,整体营销费用共计超过40亿元的神话,这在过去显然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整个教育行业都被“裹挟”了进来,以至于2020年12月4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第十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做了《培训教育,除了商业模式,我们还应关注什么》的主题演讲,大声疾呼:“培训教育被过度开发,形成了过度开发的需求,资本退潮后,将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

曾经线下教育培训市场属于高度分散的状态,各个地方都有自己地方特色的龙头企业,两家最大的头部企业占到整个市场份额不到5%。而现在,在线教育让市场集中成为了可能。在线教育的发展确实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在发展过程中,片面的讲求速度,讲求规模,讲求流量,这是否有违教育的初心?

苏格拉底说过:“教育的本质是唤醒,是开发你的内心。”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就有教育,它的职能是根据一定社会的要求,传递社会生产和生活经验,促进人的发展,培养该社会所需要的人才。这个基本特点存在于各种社会的教育活动之中并使之区别于人类其他社会活动。而当前追求的冰冷的数字,与教育的本质又有何种关联?

从长远来看,我们认为能够逃离“裹挟”,狠抓教学教研以及服务,坚持长期主义,放弃关注短期的波动,找到核心的要点的企业才有可能胜出。

结语

俞敏洪老师说:“我想说教育培训领域依然是一个值得你全身心投入的伟大事业,如果我们发好愿心,真的能够帮助到很多学生,让他们更加健康快乐、快乐的求知和成长。如果我们真的做了点,我们就是活菩萨,不用放下屠刀也能立地成佛。”

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